當前位置:主頁 > 名人 > 網紅 > 正文

聚焦無現金生活:看病可網上挂号 地鐵NFC普及率低

未知 2019-09-19 15:12
我國移動支付領域雖然發展迅猛,但相關配套硬件設施有待進一步普及,這需要新興互聯網金融企業與傳統行業企業進行廣泛對接合作。

購物、吃飯用手機支付,現在已是尋常事。然而,新技術的普及、推廣和完善是一個漸進過程,在我們開心“刷手機”的時候,還會遇到一些支付“痛點”。究竟哪些因素降低了我們“刷”的快感?在支付平台上,目前的理财生活有哪些奇妙的變化?支付行業的激烈競争又是如何改變着消費方式和習慣?

刷手機坐地鐵,我怎麼不行?

解決人們支付痛點的新技術有了,但推廣力度不夠,仍然有人無法享受便利

近來,在一些地方,醫院挂号、公交地鐵、停車繳費等也開始嘗試手機支付。這些新場景下,“刷”手機的消費感覺究竟怎樣?“一機在手,行遍天下”能否成為現實?我們近日進行了一番親身體驗。

“自從坐地鐵可以刷手機,出門都不用帶地鐵卡了,也不再擔心卡丢了找不回來,充值更是不用排隊,手機簡單操作幾步就能搞定。”北京大學學生楊曉東說,坐公交、地鐵能直接刷手機,減少了專門制作一卡通的費用和材料,真是又省錢又環保。

近日,北京地鐵聯合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啟動刷手機乘車項目,小米、華為、三星等品牌具有NFC(近距離無線通信技術)功能的機型,均已支持這一服務。NFC可實現點對點數據傳輸,有NFC功能的智能手機可在不喚醒手機的情況下,靠近收款終端如POS機等,通過驗證指紋等身份信息直接完成支付。

我們用某品牌具有NFC功能的手機下載了名為“北京一卡通”的App,并按照要求與手機廠商自帶錢包應用連接,綁定銀行卡,之後通過App上的“手機一卡通”選項辦了一張虛拟的“市政交通一卡通”卡片。該卡片直接儲值即可使用,并不需要繳納押金。使用前先打開手機NFC開關,進出地鐵站時,把手機右上方靠近閘機感應區,就可以順利進出。

然而,并不是每個人坐地鐵時都能享受到這種便捷。在北京市某事業單位工作的嚴文一日出門忘帶地鐵卡,可自動購票機隻能收現金,他手裡沒零錢,隻好先去人工窗口排隊換零錢後再買票。“即使不能直接刷手機,但現在二維碼支付這麼方便,自動售貨機上都可以掃碼了,為什麼不在地鐵裡的自動購票機上也弄個掃碼買票?”嚴文抱怨。

據了解,除了嚴文這種由于手機功能受限的情況,還有很多城市根本不支持刷手機坐地鐵。解決人們支付痛點的新技術有了,但普及程度不高,還是有很多“不支持使用該功能”的情況存在。

比如,商場停車繳費經常出現排隊長龍,智慧停車系統可以有效解決這個問題,但目前使用該技術的商場仍是少數。以“ETCP停車”為例,當用戶開車進入停車場時,高清攝像機會自動識别車牌号碼,無需停車取卡,道閘會自動打開,汽車直接進入停車場。離開時,用戶通過手機App支付停車費後,同樣無需停車,閘機自動擡杆,汽車出場。據初步統計,“ETCP停車”使停車場的收費效率提高了3—4倍,節省了大量等待時間。

上海市某購物中心停車場管理員潘師傅說:“之前車輛進出時,停車、取卡、繳費,整個過程至少需要半分鐘,車多的時候會更久;有了‘ETCP停車’後,車輛進出不需要專門停下來,整個過程隻需2秒,不僅用戶方便了,停車場秩序也更好了,這種技術真應該每家商場都用上。”

“移動支付的發展為日常生活帶來了不少便利,但由于推廣力度不夠,一些技術隻是在部分地區甚至部分商家使用。”中央财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認為,以NFC為例,該技術的應用場景仍有待增加,如果人們在很多場合都能應用這個技術,它的便捷性和高效性才能更好凸顯出來。

裝上智能卡表,卻不能手機支付?

相關配套硬件設施有待進一步普及,需要新興互聯網金融企業與傳統企業對接合作

“真是太快了,以前至少要排1個小時的隊,現在都不用了。”在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一層大廳,一個小變化讓家住北京西城區的耿奶奶感到很方便,“上周女兒給我從網上挂了個專家号,我還擔心不靠譜,所以今天一早就過來,沒想到一進醫院就能直接上樓去醫生科室了,人家也認我們這個号。”

看病無需再排隊,得益于北大醫院與支付寶的未來醫院計劃。用戶可直接通過支付寶客戶端進行預約挂号,在約定日期直接到相關科室分診就醫即可,無需再在大廳取号,繳費、查詢診斷報告甚至中草藥配送到家也可以在支付寶操作完成。

原本挂号、繳費、查詢報告都需各排一次隊,如今在手機上操作就行。但有用戶反映,雖然一些醫院挂号、繳費能在手機上完成,可如果想打印單據報銷,還是要到窗口排隊。本來能搭上移動支付快車省時省力,部分環節卻沒有跟上。

北京市朝陽區居民童韻清最近遇到一件很郁悶的事:一天早上8點,他突然發現燃氣用完,但孩子等着吃飯,妻子又出差不在家,他趕緊跑到附近的定點銀行充值。但辦理繳費時發現沒有該行銀行卡,還要先辦卡才能繳費,來來回回花了近2個小時。童韻清說:“為什麼很多小區都可以在手機軟件上購買燃氣,而我家這裡卻不行呢?”

據相關支付機構介紹,童韻清所在的小區已使用智能卡表,這種表是先付費,充值後拿着卡線下讀寫才能用;而有些小區采用的普通燃氣表是後付費模式,抄表員抄下數值登記錄入後,用戶可直接憑編号在手機上繳費。也就是說,即使解決了充值問題,但對于童韻清來說,還是要跑一趟營業廳讀卡才能使用。

“我國移動支付領域雖然發展迅猛,但相關配套硬件設施有待進一步普及,這需要新興互聯網金融企業與傳統行業企業進行廣泛對接合作。”黃震建議,不隻是發展移動支付業務的企業要積極将先進科技與業務創新相結合,相關監管标準也應根據技術發展進行調整,保證移動支付産業安全健康發展;傳統金融服務機構還應主動與互聯網科技公司合作,最大程度給消費者帶來方便。

标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