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探索 > 科學 > 正文

布局大數據 “PPP模式”撬動智慧城市産業鍊

未知 2019-09-19 15:12

  “智慧城市的建設是長期、動态、複雜的過程,需要統籌全局、前瞻性考慮,同時也不能做成條塊化、簡單項目的堆疊,更應強調一體化融合應用。因此,智慧城市建設需要建立常态化的合作機制,共同規劃,集成整合,落地實施,長效運維。”清華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周俠在近日舉辦的第十九屆中國國際軟件博覽會上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自IBM提出“智慧地球”,美國迪比克與其聯手構建第一個智慧城市,韓國仁川市與美國思科攜手構建綠化、資訊化無所不在的便捷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在國外風生水起,成為各國較量的核心競争力。受國外影響,中國智慧城市的建設這兩年也是方興未艾,呈現出“遍地開花”之勢,但同時,智慧城市也正面臨着“信息孤島”的羁絆。

布局大數據 “PPP模式”撬動智慧城市産業鍊

  城市的“真智慧”來源于大數據

  “由于城市數據不夠開放,智慧城市的功能也大打折扣。目前各地對智慧城市有着各自不同的解讀,難免導緻‘智慧城市’的盲目建設。”周俠告訴記者。

  針對智慧城市“不智慧”的問題以及未來的發展趨勢,周俠認為,城市的“真智慧”來源于大數據,成于對城市的一體化管理。“城市建設的‘真智慧’集中于數據層,隻有讓數據互聯互通産生價值,通過分享信息,才能消除信息孤島,實現‘跨行業、跨部門、跨區域’的一體化管理,才能使城市發生真正意義上的改變。”

  周俠分析稱,智慧城市的建設趨勢不在于項目疊加,而在于頂層規劃。政府應有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城市應根據自身特點,做出長遠規劃,針對需求和問題,提出合理方案,緻力于城市管理、城市産業、城市民生,然後逐級實施。

  據記者了解,“智慧城市”是當下各地政府在城市建設發展中關注的焦點。因投入大、過程動态複雜,難免會有“智慧城市為誰而建”的質疑。對此,在本屆軟博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前副部長楊學山說:“目前比較普遍的思路就是先建立産業園,然後企業入駐,再通過大數據或智慧城市作為抓手促進産業發展。但是,實際上智慧城市最終還是要為老百姓服務的。”

  楊學山認為,智慧城市建設可以分成兩大類:其一,公益類。非盈利類的,需要政府投資的。其二,盈利類的,如果政府預算不太夠的情況下,可以和企業構建一個多方共赢的運營模式,地方政府提供相配套的鼓勵資金項目,企業提供智慧城市建設的目标、内容、範圍、技術、後台産品等,以此共同打造,實現智慧城市建設的共赢模式。

  “PPP模式”撬動智慧城市産業鍊

  據記者了解,智慧城市建設所需資金巨大,跨多個利益相關方,涉及政府、企事業單位和市民家庭等多元主體,而且其收益會更多地體現在長期社會效益中而不是短期經濟效益。

  “所以必須找到健康長效的商業模式。”周俠對記者說,“PPP模式”可以融合政府和社會資本兩方面的需求。

  周俠說,PPP模式被看好的原因在于,政府與社會主體(企業)建立“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全程合作”的共同體關系,可使政府财政負擔減輕、社會主體投資風險減少。

  “比如以前修高速公路用了民間資本,就給他們20年特許經營權作為補償。”周俠用政府公共基礎設施建設的例子解釋了PPP模式在智慧城市建設中如何發揮作用。“政府可以借民間資本進行公共數據平台建設,再給其減免稅費等優惠政策”。

  智慧城市建設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傳統的政府自建自營模式已經遠不能滿足投資需求,更多的資金需要由企業和融資機構去籌措,将市場機制引入智慧城市建設已經成為必然選擇。

  “與其他建設項目不同,智慧城市建設有其獨特性,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跨多個利益相關方。二是具有收益的長期性。三是價值具有隐性。智慧城市的收益集中體現在正向外部性和規模經濟,這兩點都是宏觀的、難量化的。相對于直接投資收益來看,更加隐性,不容易被投入方看到。”周俠說,PPP作為衆多投資運營方式之一,是解決智慧城市挑戰的有效途徑。

  對于如何用好PPP模式,與會專家建議,在智慧城市建設方面,PPP的應用要具有四大關鍵要素,即制度設計、運營補貼、合作夥伴、績效考評。在制度設計方面,要從PPP運作的全流程做好制度設計和政策安排。在運營補貼方面,要從“補建設”向“補運營”逐步轉變,從城市整體效益出發,對社會效益好的PPP項目給予适當補貼,補貼依據則是項目運營績效。

标簽